婉约清韵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西汉粉,铂金渣渣,欢迎勾搭(๑•ั็ω•็ั๑)

[瑟巴]阿肯宝石的去向(欢乐向)

阿肯宝石的去向(主瑟巴瑟,索博,al,魔幻au,发糖)

  阿肯宝石的去向(主瑟巴瑟,索博,al,魔幻au,发糖)

  介绍一下背景及配对吧。这是一个魔幻世界,与原著不大相同。设定瑟爹巴爹索林等等都不是王族,瑟爹和索林都是本族贵族,巴德就是单纯的屠龙英雄加普通人。再来一个精灵并非永生的设定,只是寿命特别长且青春永驻。还有就是不论魔法还是武技等级越高寿命越长(没错就是为了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其余设定参照网络小说设定吧,差不多就是了。

  cp.    瑟兰迪尔/巴德(无差)

  索林/比尔博

  阿拉贡/莱戈拉斯(无差)

  

  其实还有盖奶和银树姥爷,领主和小星星至高王,不过一定不明显←_←

  

 哈哈,如果接受,请往下看。

  瑟兰迪尔现在的心情很微妙。

  照理说,像他这般成名多年的强大战士,又是血统高贵的精灵贵族,实在不必像大多数佣兵一样再去接各式各样的任务,并拼死拼活地完成它。

  但这个任务不太一样。

  好吧,即使这个任务再有趣再与众不同,若不是他想接,也没人能够逼迫他。在瑟兰迪尔漫长的精生中,早已见识过无数奇怪的事物,无数的事物在漫长时光的消磨下消失殆尽,而站在时间的长河中几乎不受影响的精灵,实在是无法如其他生物一般伤春悲秋。

  咳咳,扯远了。其实就是隐居多年的空巢老精突然耐不住寂寞,从老巢跑出来接了个任务玩玩。不过令他心情微妙的原因不止于此,更主要的原因是这次任务过程他有个搭档。

  一个同样隐居多年的人类。

  说起来这人类同样出名,他是曾经与自己的幼子合力,几乎可以说凭借一己之力,便杀死了巨龙的存在。

  没错,就是盛名已久的屠龙英雄。

  “但是。。。”瑟兰迪尔不由又偏头看了看身边骑着一匹白马的同伴,那带着玩味的目光令那人忍不住又僵硬了一下。

  “我真的很怀疑,你当真是那个传言中一箭屠龙的巴德吗?”

  “我已经说过好几遍了,阁下,我就是。”巴德的声音已经透露出丝丝无奈。

  其实巴德的无奈已经存在好久了,若不是他早就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恐怕早就无法忍受这样的同伴。感谢独自抚养三个孩子的经历和多年的艰苦生活培养的耐心,巴德不由在心默默想到。从最开始见面对方那怀疑的目光,到一路上那充满玩味的打量,实在让巴德,额,怎么说,不至于苦不堪言,却也着实有点困扰。

  是的,这些年来,巴德的生活的确是贫困而窘迫的,这会让人不禁怀疑“这就是屠龙的勇士?”(就像瑟兰迪尔那样?)自从他的妻子去世后,他就活在痛苦之中,万幸的是,他拥有三个她留给他的,最珍贵的宝物。想到这里,他那浸满风霜,总是略显忧郁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笑容。

  “在想什么?”耳际突然响起的声音的确吓到了巴德,证据来自他那突然抬起的头。其实若不是实在无聊(或许是被人无视的不自在?)瑟兰迪尔挺乐意欣赏同行人在摇晃的马背上依旧挺直的腰身和那标准的骑马姿态(说实话那真是挺漂亮的)

  “只是在想家人罢了,没什么。”巴德摇摇头回复一下状态,刚才瑟兰迪尔灼热的吐息拂过他的耳朵实在令他很不自在。自从妻子去世后,除了孩子,在没人与他这么亲近过。

  说到同行,又不得不提到令巴德挺尴尬的一点,这问题又是来源于瑟兰迪尔,准确的说,是瑟兰迪尔的坐骑——大角鹿。这是一种世上少有的珍贵生物,何况这头鹿一看就血统纯正,高贵不凡,和它的主人异常相配。尤其是那对鹿角,实在是非常壮观。但是,就是这鹿角惹出了麻烦。由于并排前行(这并肩前行的姿态是瑟兰迪尔提出的,而且完全没给人辩驳的余地)这对大大的鹿角逼迫得巴德的白马不得不低头走路,时间一长,总觉得那双大大的眼睛都闪着泪花,巴德着实有点心疼。

  “额,要不商量一下。”巴德觉得为了多年的老朋友还是应该争取一下“我往后退一点,跟在你后面,你看。。。”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白马与大角鹿之间的尴尬状况。  

 

  瑟兰迪尔扫了一眼,嘴角微挑。大角鹿的头也略略偏了点,不知是不是错觉,巴德好像在大角鹿的目光里看到了如他主人一般的高傲和嘲讽。

  “不行。”这两个字瑟兰迪尔说得斩钉截铁又中气十足,没等巴德疑惑的目光完全散发出来,瑟兰迪尔接着说“我们是同伴,无论从哪个方面也该并肩前行,当然,若你觉得实在不方便,也可以到我的坐骑上,让我载着你。”

  屠龙者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建议,所以可怜的白马不得不接着忍受大角鹿的“荼毒”。

  这就是屠龙者与精灵贵族在旅途中的第一天。

嗯(⊙_⊙),看来大家的重点都在大角鹿和小白马啊!小学生男生欺负喜欢女生系列新鲜出炉(其实还早。。。)让我们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 ,一跳时间线,回到一天前。

  

  餐桌上的气氛委实称不上和谐。  

  桌上上好的牛排徒劳地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新鲜的水果尚且挂着晶莹剔透的水滴。 席间却是一片寂静。瑟兰迪尔悠闲自得的品着自备的红酒,索林

则对其怒目而视,感谢他那两个侄子还算理智,才制止了他没有冲上去。

  甘道夫暗暗擦了把冷汗。

  

  “咳咳,各位,我们是否可以开始商议一下正事了?”维拉在上,他们总算还给点面子。看到一众目光终于看向了他,甘道夫也是松了口气,不过他不开口又能怎样?毕竟这个事情虽然完全可以说是索林的私事,但总是他答应要帮忙的(即使这是因为他意志不坚定抵不住索林骚扰?)

  

  甘道夫召集这么多人的原因其实挺简单,索林一生的伴侣比尔博·巴金斯突然失踪了,连带着索林的家族至宝阿肯宝石。其实以众人的眼光来看,这绝对是一起骗婚案,但索林打死也不相信他可爱的情人会干出这种事(世上绝对没有比他的爱人更善良的人,这怎么会是他做的事?)阿肯宝石对索林的家族乃至整个世界都有巨大影响,它含着巨大的魔力,甚至背负着可怕的诅咒,一旦丢失,一大堆麻烦一定接踵而至。甘道夫迫不得已,也只能接下这个烂摊子,并且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瑟兰迪尔找了商议(要知道瑟兰迪尔一直不待见他和矮人,而且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不知道会被瑟兰迪尔这个奸诈的家伙剥下几层皮)。

  

  甘道夫表示自己很无辜。

  

     其实他的本意根本不是找瑟兰迪尔,而是他的儿子莱戈拉斯。那孩子简直就是个天使,善良,活泼,开朗,战斗力又不愧自己的精灵贵族之名。只可惜甘道夫赶到密林时扑了个空,莱戈拉斯在外游历期间因为种种原因结识了人皇阿拉松之子阿拉贡,两人双双看对了眼,携手私奔去了,直接把他老爹气出了密林(咳咳开玩笑。。。)实在找不到人手·甘道夫只能带着瑟兰迪尔这个祸患来帮忙了。

 

  这不,才刚刚面对面坐下,索林立刻迎来了瑟兰迪尔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本着维护伴侣声誉(其实还有自己的男人的气派),索林当场就想和瑟兰迪尔干一架,幸好被及时阻止,当然,怒目而视就是少不了的了。 

  

  甘道夫拉开正题“这次任务的目的就是找到比尔博和阿肯宝石,并把它们安全带回埃尔波尔。难处在于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索林的侄子之一齐力立刻打断了巫师的话“其实我大概知道舅妈的去向。”他看了一眼索林,发现舅舅没有发火的迹向,接着说“舅妈失踪的前一晚,舅舅打坏了一个舅妈祖传的盘子,他们好像吵了一架,第二天舅妈就不在了。”

  

  甘道夫送了索林一个“我就猜到是这么回事”的眼神,索林也难得的没有怒吼只是默默低头。

  

  “不过,我很好奇,比尔博到底怎么和阿肯宝石一起悄无声息就失踪了的?”瑟兰迪尔难得好奇,毕竟索林住的地方,怎么说也是大公府,守卫不可能不到位。

  

  “这倒是不难解释。”甘道夫接过话说“霍比特人本就是天生最优秀的窃贼,更何况他手上有一个魔戒。”

  

  “魔戒?!”这下包括索林在内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甘道夫。所有人都知道,那并不是单纯的魔法道具,而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由精灵最著名的锻造大师凯勒布里鹏倾其一生打造的魔戒,每个魔戒均有其无法复制的力量。可惜,魔戒洒落大陆,根本无迹可寻。

  

  “是的,就是魔戒。而且据我猜测,那个戒指的功能应该与隐匿有关。”甘道夫郑重的说到。

  

  “总之,赶快找到他们才是要紧既然是离家出走,那比尔博最大的可能就是回娘家了,就由瑟兰迪尔和另一个人一起赶往夏尔。只是路途中要经过好几处半兽人占领的地带,危险系数很高。。。”

  

  “等等”瑟兰迪尔打断了巫师的话“另一个人是谁?”

  

  “不是熟人,但绝对大名鼎鼎,等你见了他,自然就知道了。”甘道夫狡猾的卖个关子。

  

  看,我就知道巫师就是这样不靠谱只能靠打嘴炮的人。瑟兰迪尔只能在品尝红酒的同时,优雅的翻个白眼。

多年后的岁月,时光已斑驳。铁血或柔情,都深敛于史册。仍记我提枪纵马,惊艳过山河。

长风当归

冷cp的话,当属团毛和银金了吧,本来同人就少,还是逆cp的,逆cp也就算了,本人还是个互攻党,估计,真没几个人会喜欢-_-///

滑头鬼之孙,嘛嘛,三代大帅比什么的我会说么?